<blockquote id="9flff"></blockquote>

<dfn id="9flff"><s id="9flff"></s></dfn>
  • <big id="9flff"></big>
    1. <code id="9flff"><strong id="9flff"><tt id="9flff"></tt></strong></code>
      <output id="9flff"><samp id="9flff"></samp></output>
      1. <#assign pub_isMenu='false'/>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400-829-3668
        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號:44286

        站內搜索: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判賠1500萬余元!“撞衫”“清風”紙巾,后果很嚴重……
        專欄:行業新聞
        發布日期:2023-11-17
        閱讀量:105
        作者:公司
        收藏:

               提及“清風”牌金裝“原木純品”紙巾,很多人不會陌生,其商品裝潢以金黃色為底色,包裝俯視面、兩側主視面被樹木年輪圖案覆蓋,具有鮮明的風格和顯著的特征,成為很多人選購該紙巾的重要參照。河北省保定市的一對夫妻開設保定市金升紙業有限公司(下稱金升公司)負責生產,其兒子李某某注冊經營“一綿紙品家居”店鋪負責銷售模仿上述商品裝潢的“妮柔”牌“原木純品”與“原木優品”面巾紙,引發“清風”品牌權利人金紅葉紙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金紅葉公司)的不滿,由此產生了紛爭。

          近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二審駁回了金升公司及李某某的上訴請求,判定二者擅自使用與金紅葉公司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近似的標識構成不正當競爭,連帶賠償金紅葉公司經濟損失1500萬元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出的合理費用4.2萬余元。

          裝潢近似起紛爭

          法院公開的判決書載明,金升公司成立于2003年,由一對夫妻出資成立,二人之子系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尋夢公司)經營的拼多多平臺上“一綿紙品家居”店鋪的入駐人、經營者。

          金紅葉公司的前身為成立于1996年的金紅葉紙業(蘇州工業園區)有限公司(2010年變更為現企業名稱),1999年與2010年經核準注冊第1315469號與第6342127號“清風”商標,2018年獲準注冊第26137369號“清風原木純品”商標。

          記者了解到,“原木純品”紙巾系“清風”旗下的主打產品,自2008年開始持續大量向全國市場投放。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在先相關民事判決中認定金紅葉公司的“清風”牌“原木純品”紙巾包裝、裝潢構成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包裝、裝潢,全國多家法院亦有相同認定。

          金紅葉公司發現,李某某在拼多多平臺開設的“一綿紙品家居”店鋪及其他經營者在拼多多平臺開設的10余家店鋪銷售了使用與其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近似裝潢的“妮柔”牌“原木純品”與“原木優品”兩款紙巾,包裝上標注制造商為金升公司?!澳萑帷迸啤霸炯兤贰泵娼砑埌b俯視面、兩側主視面整體以金色為底色、以樹木年輪狀圖案覆蓋,俯視面、兩側主視面正中印有“原木純品”,下方印有一行小字“源于純凈·歸于健康”,包裝左上角標注有“妮柔”標識,包裝背面標注金升公司為制造商。

          2022年初,金紅葉公司將金升公司與李某某訴至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

          金升公司辯稱,雙方裝潢不構成近似,金紅葉公司主張賠償的金額過高,金升公司冒用李某某身份信息開設店鋪,李某某對此不知情。該公司稱涉案產品自2020年6月開始生產,于2022年8月停止生產,產品利潤率為3%。

          尋夢公司向法院說明:“一綿紙品家居”店鋪的開店時間為2020年5月,禁售時間為2022年6月,李某某是“一綿紙品家居”店鋪的入駐人、經營者,亦系“妮柔”牌“原木純品”與“原木優品”面巾紙的銷售者,商品總銷量為1476萬余件,銷售總額為3.575億余元。

          是否侵權見分曉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經金紅葉公司長期推廣、使用,“清風”商標與相關產品已具有較高知名度,“清風”牌“原木純品”(金裝)紙巾構成具有一定影響的商品,金紅葉公司主張保護的裝潢要素有別于常見品牌紙巾包裝、裝潢,在市場中起到了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構成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被訴侵權紙巾與金紅葉公司主張保護的商品裝潢通體顏色及構圖、主要部分要素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被訴侵權紙巾是金紅葉公司的商品或者與金紅葉公司存在特定聯系。

          同時,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認為,鑒于金升公司的股東是李某某的父母,金升公司生產的被訴侵權產品通過李某某注冊、經營的“一綿紙品家居”店鋪出售,金升公司、李某某之間客觀上構成產銷一體,主觀上存在意思聯絡,屬共同侵權,李某某應對侵權法律后果承擔連帶責任。

          鑒于作為權利人的金紅葉公司、銷售平臺的經營者尋夢公司已提供證據證明金升公司的侵權產品銷售數量、銷售單價及同行第三方相對規范企業相同產品的凈利潤率,法院合理推定侵權產品的銷售凈利潤并同時扣除裝潢貢獻度之外比例,能夠得出侵權獲利已經遠遠超過了法定賠償最高限額500萬元,綜合考量金紅葉公司“原木純品”紙巾包裝裝潢市場價值高及金升公司與李某某的侵權持續時長至少2年、侵權規模特別大且銷售額特別高、攀附金紅葉公司商品聲譽和市場知名度的主觀意圖極為明顯等因素,法院判決金升公司與李某某連帶賠償金紅葉公司經濟損失1500萬元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出的合理費用4.2萬余元。

          金升公司與李某某不服一審判決,隨后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依法駁回了金升公司與李某某的上訴請求。

          “從反不正當競爭法的法律適用來看,金紅葉公司在該案中通過提交‘清風’商標及品牌所獲榮譽及產品市場占有率等證據,奠定了其主張的‘清風’牌‘原木純品’(金裝)紙巾系具有一定影響的商品的基礎。在此基礎上,法院對金紅葉公司紙巾與被訴侵權紙巾進行比對,通過裝潢通體顏色、構圖、主要部分要素組合方面的近似性,認定被訴侵權紙巾系與金紅葉公司的紙巾裝潢近似的侵權商品?!北本┦杏坡蓭熓聞账R產權部主任湯學麗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涉知識產權案件普遍存在權利人因難以直接獲得自身因被訴侵權行為損失或侵權人因侵權行為而直接獲利的舉證困難的問題,這是由知識產權權利的特殊性、侵權行為的隱蔽性等特點導致的‘舉證難’的普遍難點?!睖珜W麗表示,在此情況下,權利人可主張適用法定賠償請求法院予以酌情裁量,還可以從多種角度證明被訴侵權行為的嚴重性及被訴侵權人的惡意情形。同時該案也提醒其他經營主體,在市場競爭中應遵循誠信的基本原則,在自身產品的包裝裝潢設計過程中應更多地發揮臆造性,對他人現有的有一定影響的包裝裝潢做到合理避讓,避免因與他人已經形成穩定指向關系的元素近似而觸犯反不正當競爭法相關規定。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上一頁:當好麗友“Q蒂”遇見“Q點”,一場糾紛發生了……
        下一頁:三棵樹”緣何與“金邦樹”法庭對峙?結果如何?

        商標服務熱線:0760-88287348  專利服務熱線:0760-88283758  版權服務熱線:0760-88288715  海關備案服務熱線:0760-88289639     維權援助服務熱線:0760-88283755     侵權訴訟服務熱線:0760-88283758           24小時服務熱線:400-829-3668    商標交易服務熱線:13702377008(龔小姐)    服務質量監督電話:13702798357

             
        av每天更新一区二区_在线观看不卡无码国产_日韩高清无码黄片免费观看_久久久理论三级电影
        <blockquote id="9flff"></blockquote>

        <dfn id="9flff"><s id="9flff"></s></dfn>
      2. <big id="9flff"></big>
        1. <code id="9flff"><strong id="9flff"><tt id="9flff"></tt></strong></code>
          <output id="9flff"><samp id="9flff"></samp></output>